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新一轮财政改革,内容新意义深

发布时间:2017-08-14 14:05
  “房产税什么时候开征?个税起征点要不要调整?”一谈到税,就会引发百姓强烈关注,触动社会的敏感神经。身边还有年轻朋友打听:“我家买房子,是不是直接写孩子名字更好?以后就省得交遗产税了!” 麻辣姐听了哭笑不得,孩子才几岁、遗产税还没影,您这考虑也太长远了。这么有远见,想没想过万一将来孩子靠不住,不让您住咋办?
 
  由于跟大家的财产、收入、保障等息息相关的,所以财税报道往往天然带有“热搜体质”, 成为舆论的热点话题。在关注财税具体热点的同时,不妨也关注一下财税改革的大动作和大格局,因为这跟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大家长远利益密切相关。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科学的财税体制是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保障。必须完善立法、明确事权、改革税制、稳定税负、透明预算、提高效率,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头戏”,新一轮财税改革有哪些特征?改革推进五年来,取得了哪些成效?麻辣财经专访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
 
  新一轮财政改革,与前三轮改革有很大不同
 
  “将财政定位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要求加速推进新一轮财政改革,在2020年建立起现代财政制度。这是一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内容新、意义深的财政改革。”白景明认为,目前改革任务已完成过半,并取得了预期效果。
 
  内容新,是指实施一些过去未进行过的改革如全面公开预算、建立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规范地方政府举债等;意义深,是指改革要形成支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长效制度体系。
 
  在新一轮财政改革之前,我国已经进行了三轮改革。在上世纪80年代,第一轮重大财政改革完成。这一轮改革解决了两大问题:一是用分灶吃饭的包干体制取代了统收统支财政体制,从此中国形成了分级财政体制。这项改革意义深远,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公共财政体系打下了基础。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实施了第二轮重大财政改革。这次改革建立了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和新税制,前者初步解决了政府间收支划分统一性和稳定性问题,后者初步解决了企业负担的所有制差异和税收秩序不规范两大问题。
 
  本世纪初,我国推出了第三轮重大财政改革,改革重心放在了预算管理上,搭建起了以部门预算为轴心的新的预算管理基本制度体系,初步解决了预算管理规范化和精细化问题。
 
  “新一轮财政改革,要解决的问题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的问题,这与过去大不相同。”白景明表示,新一轮财政改革是新的历史起点上的改革,要应对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全球第一产出大国以及社会转型期背景下的特定矛盾,最终目标是支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建立起适合中国国情和制度特征的公共财政体系。
 
  新一轮财政改革,解决的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问题
 
  “总体看,新一轮财政改革有四大特征。只有认清改革的基本特征,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要改革、怎样改革。”白景明表示,这四大特征可以概括为:全方位推进,应对市场经济考验,应对经济发展格局大转变,应对社会发展格局大转变。
 
  全方位推进,采取的是预算改革、税制改革、财政体制改革三者联动快速推进方式。预算改革以公务支出管理改革为突破口全面铺开,内容涉及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体制建设、预算绩效管理、中期财政规划、统筹使用财政资金等。与此同时,营改增分步实施,资源税、消费税、环境税等改革陆续推出。财政体制改革依序展开:政府间收入划分改革小步推进,国内增值税收入调整为中央与地方五五分成,城市外来人口转移支付制度、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等改革方案面试并实施。
 
  “全方位推进财政改革,是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历史性要求。”白景明解释说,因为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时间紧、任务重,制度体系的内容之间具有严密的勾稽关系。比如,提升政府公信力需要建立规范、透明的预算制度,如果预算不透明税收筹措不可能规范,支出数据不公开公众不可能知道税款去向,也就不知道税收的公平性何在。
 
  而且,有利于社会公平的税收制度,恰恰是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建立各级政府财力筹措的基础。税制改革必然牵动财政体制改革,涉及政府间收入划分制度改革。所以,只有三方面改革同期推进,才能确保改革积极稳妥取得预期综合效应。
 
  “新一轮财政改革,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充分发育下进行的,要应对市场经济考验,解决的问题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的问题。”白景明表示。
 
  其中,税制改革重在进一步公平市场竞争环境,调节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关系,实施了营改增和推出环境税、改革资源税、消费税并减少涉企收费等改革。预算改革重在调整支出政策提升基本公共服务保障水平,比如上调企业退休职工基本养老金标准、人均公共卫生支出标准、义务教育生均经费标准等。财政体制改革重在维护统一市场并平衡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差异,如清理规范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调整转移支付结构、建立城市外来人口公共服务供给与转移支付挂钩机制等。
 
  还有,新一轮财政改革,经济发展格局背景与前三轮大不相同。此时,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增长进入换档期和结构调整期。新一轮财政改革,要应对经济发展格局大转变,解决经济大国和财政收支大国面临的问题。
 
  也就是说,在经济发展格局大转变的条件下,财政改革的经济目标,已从抑制经济过热转到稳增长、调结构。因此,近年来采行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赤字占GDP比重连续两年达到3%,强力推进营改增减税降费,倡导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并建立产业投资基金,加大环保支出。
 
  “历经近4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社会发展格局发生了重大转变,也引发了许多新问题,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白景明指出,一是我国人口总量比1978年增加了4亿,民生保障支出压力相应增加;二是我国步入老龄化社会,目前65岁以上人口占比已超过10%;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已过亿,他们对公共产品有特定的需求偏好;四是目前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7%,人口大规模向城市流动,形成了强大的就业压力。
 
  因此,近年来社会保障支出占总支出比重逐步抬升至12%,社保、医疗卫生、教育、保障房建设,这些与人口状况关联最密切的四项支出之和,占总支出比重已达37%。预算公开依法细化,中央部门预决算均完整公开,各级政府专项公布三公支出,增强了政府公信力、保障了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促进了中国在社会转型期平稳发展。
 
  “新一轮财政改革,是空前复杂的变革,既要做好利益平衡,又要打破资源配置既有格局。必须围绕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改革目标,建立兼具保民生、调结构、稳增长,对冲市场负面效应的长效机制。”白景明说。